咨询热线

15094929042

股权冻结事项牵出“抽屉协议”格力地产遭上交所问询

2019-11-29

原题目:股权冻结事变牵出“抽屉协议”,格力地产遭上交所问询

  11月25日晚间,格力地产收到上交所问询函,被要求就控股股东珠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珠海投资”)股权被申请冻结一事,以及媒体报道公司在筹划向相干东西定向增发公司股份时,曾签署“抽屉和议”进行对赌一事,划分举行申明。

  日前,格力地产通知,珠海投资所持公司的部分股份因“条约纠纷”被冻结,合计3.47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40.92%,占格力地产总股本的16.83%。

  公告中,格力地产虽清楚表现,“本次股份被冻结未对公司掌握权及日常谋划造成影响”,但并未披露“纠纷”具体情况。加之事发后,有媒体报道称,此次股权冻结与格力地产此前向广州金融控股团体有限公司(下称“广州金控”)的一次定向增发股份有关,并直指两家曾签署“抽屉同意”进行对赌,是以引来上交。

  “定增兜底”同意

  该事件要追溯至2016年8月,彼时,格力地产举行了一次定向增发,以6.78元/股向6家机构刊行4.42亿股,募集资金约30亿元。

  值得留意的是,这次股权冻结的申请人广州金控与杭州滨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杭州滨创”)均是参预该次定增的机构,离别获配5162.24万股和3126.84万股;而另一名冻结申请人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华润信托”)则是经由“建信—华润信赖—增利 10号资产办理打定”到场定增,获配1.03亿

  本是一次一般的股份定增,但跟着近日法院发表的一纸“判决文书”,事宜背后的“抽屉和议”浮出水面。

  判决文书体现,2016年7月21日,广州金控与珠海投资签署《附前提远期购置和谈书》(下称“和议书”),第3合同定在和谈生效后5个交易日内,珠海投资或其指定主体应对广州金控认购的股票举办收购。2018年8月3日,该协议奏效。之后,广州金控多次要求珠海投资购买股票,但珠海投资并没有推行,终极双方诉诸公堂。

  终极,法院判令珠海投资以3.79亿元的价钱购置广州金控持有的格力地产5162.24万股股票,并补偿响应的损失、费用,总计 5.19亿元。

  据相识,3.79亿元的股票收购价,是广州金控2016年的6.78元/股定增价加上6.5%的年化收益率,再减去格力地产2018年0.3元/股和2017年0.02元/股的分红后,再乘以其持股数而来。

  是以,业内遍及展望,所谓的“同意书”便是两者之间签订的“定增兜底”对赌同意,即和谈之中,珠海投资对广州金控参与格力地产定增的资金批准了6.5%的年化收益率。

  涉嫌违规?

  一位券商投行人士显示,股东定增时签署此类回购协议并不少见,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限售期长达几年,谁也不克包管股价不波动,这样做常常是为了保障自身好处。

  不外,关于此次定增股份,搜罗董事长鲁君四在内的格力地产全体董事则签有《刊行人全体董事声明》,表明发行环境报告书不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呈报或复杂遗漏,并对其真实性、正确性、完备性承当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既然如此,广州金控与珠海投资的“协议书”又从何而来?

  其它,启信宝体现,《华润深国投信任有限公司与珠海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审民事裁定书》在9月27日已经发布,但由于“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在互联网宣布的其他情形”尚未公开。

  不过,除了广州金控和华润信赖,今朝杭州滨创以及别的三家参预定增的机构与珠海投资或格力地产之间尚未发明公开的裁定文书。

  对此,上交所发来问询函,一方面要求格力地产说明该“抽屉协议”是否属实,公司就相关事变是否按划定奉行了信息流露义务、是否存在重大遗漏。另一方面,只管格力地产曾清楚施展“本次股份被冻结未对公司掌握权及日常谋划造成影响”,但上交所对此仍旧存疑,要求格力地产对付前述定增方案中是否存在其他应表露而未披露事变,是否涉及上市公司的其他利益安排作出说明,并评估相关事变对公司自身好处及临盆经营可能发生的影响。

(文章根源:国际金融报)

(责任编辑:DF524)